第71期

0417new-71-P1-16-1 0417new-71-P1-16-2 0417new-71-P1-16-3 0417new-71-P1-16-4 0417new-71-P1-16-5 0417new-71-P1-16-6 0417new-71-P1-16-7 0417new-71-P1-16-8 0417new-71-P1-16-9 0417new-71-P1-16-10 0417new-71-P1-16-11 0417new-71-P1-16-12 0417new-71-P1-16-13 0417new-71-P1-16-14 0417new-71-P1-16-15

近期文章

一次深度交流

       繼前一天的見面,6.1下午在雅加達一家酒店的餐廳,我與印尼空間醫學團隊的司庫蔡燕香同修介紹的一些有心支持空間醫學在印尼發展的學員正式談話。團隊的領導人Hilman忙別的事沒出席。
其中一位跟過Hilman學習的學員Edy很尖銳地提出幾個疑問,諸如香港智能保健學會成立的目的,幾千個會員當中香港籍會員有幾多,而印尼學員又有幾多?來學習空間醫學的人當中有多少人之前或之後從事這門按摩調理行業,或者説是“走上了專業的道路”?
        這次談話可説是印尼學員一項由心出發進行的調研,要求提供香港的情況給他們認真思考”印尼空間醫學發展之路”,為今後的選擇或者定位做出探討。就在酒店,從下午茶談到晚餐後才結束。
       我很明确告訴Edy先生,香港智能保健學會的初心,只是本著一顆希望別人接觸空間醫學這門學問之後可以改善自己的健康 ,自己好也讓別人一樣好。我們立會有宗旨有章程。若沒收到87期”養生天地”可以聯系劉華堅老師電郵有関內容。香港的會員有港人也有在港工作的印尼佣工(俗稱外勞),人數約7:1。港人學員因學空間醫學而去當按摩師者極少,多數學員出於好奇或圖新鮮來學習,學會了只用來幇家人或身邊的朋友。我們對來學習空間醫學的學員,從來不強求必須留下來幹什麽。我們的出發點只希望大家都好,學了用來保命,能用來救人當然更好,有句話説“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至於學員喜不喜歡幇人,是他個人的選擇。救了誰,那是他在為自己做功德,為自己積存紅點、紅花將來或許會換回自己的一條命。郭老師在2011年最後一次來港的講話中叮囑過我們必須積德,要修煉,出自己的心經,有德之人説話就算數(我的理解:上帝有能量加持)。學員的個人修為我們不管,也不可能去管,那是人在做天在看屬於那個學員的事了。
        立會初期,郭老師提示過我們“發展智能醫學(空間醫學的前階段)必須要有人把這門學問當著事業或職業”。所以到了某個發展時期,我們鼓勵有人把這當著自己的工作,或者用來謀生。在香港租金貴,想當按摩師從事這工作談何容易?有錢交租沒客來幇襯也很快收檔。香港智能保健學會開班傳授空間醫學健身法及其一系列療疾的方法,人傳人吸引了不少人來學習,其中有身體不妥的學員極需要學而優之會友幇手調理,這也等於我們有機會幇助了想以按摩作為工作的會友在會所裡實踐所學步上職業之路。也因為如此,這個團體有了戰略伙伴頂得住兩三年加一次20%至30%的租金壓力。按摩師每做一個客都要抽床費,因為所有設施的投資都是會裡這個”阿公”出的錢。白天時間按摩師用,由會裡主導成立“有限公司”進行自我管理,要保護好阿公投資的各種設施。晚上用來收費開班傳空間醫學。兩條腿走路,我們才能走20年的路程至今不倒。香港人AA制觀念清晰,也知道世上沒有白吃的午歺,貪人便宜的事不是沒有,但是極少極少。我們組隊去做義工是自己出的車錢,吃飯也是吃自己,這種文化對印尼人可能不習慣,但對在香港工作的印尼人就很習慣,但不要緊,有了正能量一切都會改變。作為一個團體,只靠會友交那微薄的會費肯定是入不敷出。何況許多人有忘記交會費的習慣。會員交會費只能當一種他對這個團體有認同感去看待,維持會務活動經費要靠大家作為團隊成員去維系才得以生存。這裏面有許多學問,要靠自己在社會實踐中不斷認識,不斷調整,非三言兩語可説得清。
        與香港學員不同,印尼學員來學空間醫學目標很明確,學到手之後她們可以回鄉藉此謀生。所以不論在哪一方面,她們都比香港人努力而且刻苦。最可惜她們不懂中文,不能自己去讀郭老師的書加深了解,更何況“紙上得來終須淺”,唯有在課堂上聼導師講授之後爭取機會實踐,在實際操作中摸到竅門。就算如此,不少回鄉的印尼學員都揾到食,無需再拋夫棄子來香港工作了。其中有三位表現特突出,在當地農村既救人也教人,培訓日可以多達300人在山上練功防病,婦女、兒童都來學習中華按摩術。
        我有鼓勵蔡燕香同修,作為印尼空間醫學的隊伍不要忽視這些由香港培訓出來的印尼學員,要設法聯絡她們,認識她們,関心她們。另一支便是2008和2010由中國老師親自培訓的印尼視障學員,也極需有空間醫學的團隊聯絡他們。第三支隊伍,應該是近期在佛教Nalanda高等學院開班傳授的學員。我在萬隆見過Gunadi這位醫生,他本是學西醫,又在Nalanda學針灸,聞空間醫學之名跟班學習後,即刻用在來求診的病人身上,不少病人試過火灸表示舒服了很多,要求用空間醫學的方法為之治療。Gunadi醫生很興奮,表示願意拿出行動在萬隆市向社會推介大道至簡的空間醫學可以助人脫苦海。
        把空間醫學傳給醫生,而這位西醫攝於現實的療效,樂意認真研究并且准備出力推廣,一旦成為事實,又能蔚然成風,印尼比香港更走在前面。我肯定印尼團隊把空間醫學傳給知識界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我記得1998年郭美彥老師在辦公室對我講過的一席話,這門學問由許多農村過來學習的人先掌握,但最後必須由知識界去推廣才會發展可以救更多的人!我們傳給印尼學員在農村救人,影響力僅在那個鄉村,有地區性限制,獲救的人一般是好了就好了,不會有興趣去深研。但話又説回頭,沒有這些成就作為鐵一般的事實去支持,Willie校長再有慧眼也獨臂難撐讓空間醫學進入大學的殿堂施教。當然Hilman同修功不可沒,他的功力向醫界証明了空間醫學舌診奇准之外,還提供了事實,不動刀針的療法可幇助病人改善了健康,從而被醫界認可,這是一門很值得在印尼紥根并且開花結果的傳統醫學。
        我作為局外人,本不應太多參與印尼事務。但印尼的空間醫學隊伍來源於香港,作為朋友,我希望印尼要大力組建真的有心行善的人作為空間醫學團隊的領導班子,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不正確的人身上。我們習慣用”解放思想”、“打破框框”這句話,但知而行之就未必人人能做到。
        我僅希望印尼團隊可以群策群力去辦事,沒有干部?那就組織人員上石家莊總部去學習。
        今後要想方設法做幾件印尼團隊的份內事:
1.把郭老師的許多書譯成印尼文并且出版;
2.出不了類似”養生天地”的內部刊物也應成立自己的網上宣傳隊伍;
3.各司其職,互相配合工作,隨時都在發揮團隊的作用;
4.努力設法擴大空間醫學的隊伍。
       “很忙”,”沒人”,“無辦法”。這些都是托詞。人活在世上總會遇到許多難題,印尼有困難,難道香港沒有?香港智能的20年,年年都有困難,因為有困難才有叫做”修煉”的課題。郭老師在講醫癌課時有講過,農民的癌症容易醫,富人的癌症難醫,原因他們在“活動”二字上有最大的區別。一個不活動的人難治,其實一個不活動的團體也難活下去。只要肯動,就會活!
        但願,香港智能保健學會20週年紀念特刊作為史料送到印尼同修的手裡時,大家可以從中知道更多,尤其要讀懂頭版郭老師最後一次在香港對我們的教導和叮囑。當有了堅強的團隊,你們的光輝指日可待!
(朱錦雄/20190615)

繼續閱讀

  1. 懷念馬老師與故友林會長 發表迴響
  2. 87期養生天地(2) 發表迴響
  3. 87期養生天地(1) 發表迴響
  4. 第86期養生天地(2) 發表迴響
  5. 第86期養生天地(1) 發表迴響
  6. 淨能通一切 (楊康樂20181210) 發表迴響
  7. 為香港智能廿周年之慶說幾句     (紅塵居士/20181008) 發表迴響
  8. 夫妻之道 發表迴響
  9. 醫療的至高層次——修復自愈力 發表迴響
  10. 郭院長每日一講  (紅塵居士/10.22) 發表迴響
  11. 日記幾則 發表迴響
  12. 側記功歌怎麼唱 發表迴響
  13. 給會友的一封信 發表迴響
  14. 85期養生天地 發表迴響
  15. 84期養生天地 發表迴響
  16. 第83期養生天地 發表迴響
  17. 郭志辰老師談空間醫學與修煉(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