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敬爱的二老师

        今早打开手机,映入眼簾是微信的提示,点开之後一个惊人的信息让我震撼,反覆读几篇才看明白,我们尊敬的郭彩玲老师昨天晚上永远离开了……,很伤心。一幕幕的往事不由自主地湧上心头。
        我们习惯称呼郭彩玲老师为二老师。她在郭老师的五个女儿之中排行第二。五个姐妹当中数她个子最小,原因在出生的那个年月,正是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尤其在农村,粮食也十分缺乏,不足月出世的身子加上没什么吃的日子,该长身体的时候极端缺乏营养,先天及後天注下了二老师没有其他姐妹的健壮。
        虽然二老师沉默寡言,但不缺谦和及关爱,凡去过学校的会友对二老师的印象颇为深刻。她对所有人一样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一群来自香港不太熟悉内地生活环境的学员也很关心,碰见二老师的人都会受到她关切的询问,甚至还陪送到按摩科……。与她交谈,言简意骇,往往令自己要做一番深思。真想探讨修练法之人,从二老师处得知,一切必须发自内心去言行,不要有丝毫的勉强造作,至于开发功能之事那是後话,求之不得,不求自得。
        2019年秋末,正定的天气越来越冷,郭院长建议我先回香港避寒,待春暖花开的日子再回来。二老师知道我要回港了,趁学员们去食堂的空隙在西大厅同魏老师一起动手给我做按摩,指导朱太该做些什么部位,如何做。当时在旁的还有好几位会友。别看二老师个子不大,但手指真劲,点按肩井之後把手伸向头下按揉大椎,点按百劳穴,再拨弹左右夹脊。因为我是躺着,二老师给朱太示範在这条件下的清肺动作。当时我的感觉,二老师招招都点中要害,每触及之处都有种难于言喻的能量穿流。魏老师帮我揉腹,我早年学习揉腹的感觉又回来了,最後教我用手心叠罗汉式隔空放在肚脐上,去感受能量之调理。
        疫情之下,香港会友想再上去学习也是行不得也,对大家常思念的地方,都有约定到时有几人会组团回校,现在突然间闻此悲痛信息,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二老师了,人人心里一时难于接受。
        永别了,二老师您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朱锦雄/2021021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