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学会与保健中心

        1999年成立香港智能保健学会,初期在油蔴地新填地街租下约300多尺的地方作为联络处,晚间用来开班传动意功及教识会友用郭老师的方法”启动丹田,开发雪山,畅通中焦,点通诸腧”做按摩,让会友们在家里可以帮家人疏通能量治未病。地方小难以发挥,直到2003年底在不少会友催促和支持下,会所才搬到太子大埔道18号,因为会友人数增多,不少人有需要得到会的帮助,让掌握这门功夫的会友出手解除身体之诸多不舒。所以,成立保健中心让投身这门行业的会中按摩师们自己管理自己,既要助人,也要作为表率,鼓励和带领会友学习空间医学,祈望他们成为香港智能保健学会之中坚力量。由于发展的需要,2008年租下北角屈臣道的海景大厦,也成立了第二个保健中心,让按摩师们自律,并管理好自己内部运作。因为有了香港会所的空间,对印尼学员的开班传授就逐渐打开局面。可翻开往年的”养生天地”看历史,也就是2008年开始,空间医学大踏步走向印尼。2008年郭彦玲院长率队去印尼,2010年我们崇敬的郭志辰老师两次亲征印尼,在印尼播下了空间医学的种子。我们因此也做到了2006年夏郭老师叫我去印尼发展的工作方向。後来,大埔道18号的会所太紧逼了又租多一层6楼单位,之後又搬到荔枝角现在的会址。那是後话,就不再浪费笔墨去讲什么了。

       有会友反映,不了解香港智能保健学会的组织架构。其实很简单,遵循郭老师1999年在深圳接见第一届执委会的执委们给的指示: “要开展研究和学习智能医学(当年之称谓,到了2004年才更名为空间医学),必须要有人将之作为职业或是事业”。我们到了2003年才有条件按老师的指点,开设保健中心,按摩师要吃饭,故有收费,因为有偿服务,所以同母体的香港智能保健学会的非牟利性质完全不同,他们在保健学会投下资金用来作为初期租金和按金加装修费後,尽量廉价及高质服务会友之外,必须自负盈亏维持之後的营运。
        有必要强调的一点,两个保健中心,虽然自行管理,但会所的拥有权归香港智能保健学会所有,保健中心只有协助保健学会的义务而不能阻碍保健学会晚间开班用来传空间医学的活动。就好像”一国两制”,是一国之下的两制。这一点大家必须明确。两个保健中心是母体下的两个儿子,不分主次,其存在是执行老师的指示,让部分人成为职业。会所是宣传空间医学的阵地,是郭老师的道场。而香港智能保健学会这位母亲是把传空间医学助世人作为自己选择并可行的公益事业,是非牟利的群众保健团体。历届领导人无一从中想得到什么金钱利益,若有,多是出钱又出力去修行之辈。
        明白了来龙去脉,可以知道,保健中心既是独立,也要接受保健学会的领导,会里将会所交给保健中心打理,将其一的按摩师委以“主任”职务,是避免婆婆众多家事不宁。他们是独立经营但不是独立王国,一旦违背了成立保健中心之初衷,还有否需要保留其存在,成了可以商榷的问题。
        某年,我请教过郭老师,若有能力开设第三个会所,应该在哪里?郭老师选天水围,而不是屯门,元朗,也不是其他地方。现在我们不是求发展的最好时机,而是进入”清除污染 疏通河道,能量搬家,公转畅通”的自强阶段。我很希望理事会可以带领会友一起努力,2020年把永久会员人数发展到1000人,这个数字理事会可以修正,但做计划必须有一个目标,否则难有奋发图強的共同努力,只要认真努力过,到时八折也收货。有句话说的好,要成功须靠行动,会务发展靠活动!
        至于香港智能保健学会的内部架构,其实在会刊里有详细登载过。到了改选换届时,由永久会员行使选举和被选举权,因为理事会最清楚有哪些会友肯“我为人人” ,有认真学习空
间医学的热忱,经过讨论列出若干人名,作为换届的候选人名单交给永久会员做出自己的选择,永久会员只要有人附意,也可以提出心仪的人加入候选人名单内,大家进行投票。选举大会在预定的日子,回会所在出席会友中当场选出负责开票,读票,监票的会友,公开、透明地选出五名票数最高的人作为香港智能保健学会的常务理事,由这五位常务理事内部协商分别担任会长、付会长、秘书、财政等职务,然後以委任的方式邀请有心有力有行动的会友,加入理事会分别担任其他部门的职务,以期可以发挥大家的主动和积极性,有创意地开展会务活动。委任理事可以辞职或替换,调职。常务理事必须向所有永久会员负责,干好五年的会务,不可虚度时光无所事事。而会长与付会长的不明文分工,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没有一个主外,就看不清道路,没有一个主内就内部管理混乱。
        理事会工作好不好,有无脱轨,会友可
以进行监督。监事会的职能类似香港的立法会,也接受会友的投诉并須跟进到底,而理事会的职能是行政机构。至于行事方法难于似足大公司,不执行规矩要受处分或炒鱿,只能开理事会时轻描淡写说一下,还得保留面子。因为大家都是出来当义工,难免自由散漫,工作疲沓,甚至约好开会时间也不出现。这对于在社会上工作多年有丰富管理经验的人,很不习惯这种作风不足为奇。香港智能保健学会未来的20年,正需要许多有冲劲、有作为的精英加入理事会一起工作,尽管是义务为会友奉献,但也得要讲效率,讲纪律,把这个团体办好,在社会上可以救助更多受病痛威胁的人。去过石家庄正定三辰康复理疗院的会友,见过众多学员在认真学习的场面,见到来自祖国各地的义工在学校各个角落无偿奉献的精神,见到世上许多良善的人,尤其感受到郭院长对我们会友的关爱,无一不想回港後好好建设受过郭老师扶持多年的香港智能保健学会。这对于这个团体的未来,无疑注入了新的力量。是喜事,也是忧事,新旧作风必然有个痛苦的磨合过程。这绝对需要大家出于一个共同目标,求同存异,争取在实际工作中不断改善会务质量。就像郭老师在2004年对我说的:”你我都是打老天爷的工”,”跟着我修炼要受苦的呀!”,修炼是”人在做,天在看”。所以在此也顺便敬告各位理事,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不是为张会长,也不是为郭院长,而是为自己在积红点。何谓红点?请参看88期养生天地头版内容,郭老师为你开悟在香港所做最後一次讲课。不关心自己的会友可以不读,身为理事就不可不认真读到明白了。但願本会经过冬季强训之後,多一些人理解这个团体正面临老化,大家纷纷出一点力,只要学好空间医学理论及其疗法,有实际效果带回家可以助家人,就已经是”寓兵于民”了。到时香港智能保健学会就不愁没人传承。願理事们、会友们同心合力,为2020年有一个好的开始而努力!
                                   保健學會與保健中心(二)
        在此有必要細述一下保健學會與保健中心的歷史關係,希望多一些新會友可以知其詳,好對會務開展有所助力。其實這兩者各有分工,但彼此又是相依存,是推廣空間醫學的戰略夥伴關係。這幾天收到會友問我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在會所晚間收費開班,收入歸保健中心還是歸保健學會?這個問題問的好。
       按法理來講,保健學會舉辦任何學習班的收入當然歸入保健學會的財庫。
       現有兩個會所,在不同歷史時期開辦,成立的保健中心管理方面也有所不同。
       2003年成立擁有商業登記的《香港智能保健中心有限公司》,因為會所有按摩火灸等商業活動必需要有商業登記報稅,而保健學會乃警務處牌照課註冊社團不能作商業用途才可免報稅。保健中心經營目的純粹為身體不適有需要用空間醫學的方法”調能量祛其疾”的會友提供幫助,保健學會推出張德冉、黃逸祺二人做代表去經營保健中心。性質是A=B,兩個單位實為一體。盈虧最終也歸保健學會。這20年基本上保持平衡,近年才出現虧損。
       2008年九龍中心人滿之患,所以在香港成立了第二個會所暨《香港人體空間保健中心》,因初期運作連續出現虧損,保健學會不願做盈虧最終承擔者,香港的保健中心必須自負盈虧,所以在港所的會友發起向一些人集資,後來認真在晚間頻頻開班有了盈餘,統統加利息歸還出錢的人。保健中心先由劉華堅出名,後轉名為歐陽紹儀註冊,實際上也非個人擁有,算是集體所有制吧。但他們從來沒想在保健中心給自己賺到什麼利潤的念頭,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只要能有足夠資金把港所經營下去傳空間醫學就是勝利。在晚間開班方面似乎港所比九龍更多。港所之所以有盈餘也因為之前港所主管楊任再不收全職服務港会所的工资,開班有收入,而導師黄碧月、歐陽紹儀也常不收導師費才能帶來盈餘,這收入歸香港的保健中心。故有財力用来承担香港会所的各种营运费,亦可免了保健學會要付的部分租金。這是因地制宜的變通。香港會友和印尼學員在香港會所每年交的會費歸入保健學會的財庫。過去在港會所很多方面的會務活動支出也由香港保健中心負擔。這次港會所搬遷,簽約按金、租金和裝修開支,也是由香港保健中心自己完全承擔。錢是用來在香港傳空間醫學用,在這方面,港會所的同仁有共識。未來的日子仍需精誠團結加努力。只有人心齊,才會泰山移。
     一個團體要開展會務活動沒一點經費是處處有困難的,不搞活動又豈有會務可言?我們有必要用智慧去制訂未來大計,如何善用集體的力量來辦集體的事,如長遠來看只要無損保健學會財庫裏的錢財,把有限的金錢用在支持會友學習和傳空間醫學的工作上,就是值得我們去做的事。運作暢順,便能複製努力。
        總之,保健學會與保健中心是相互依存的關係,兩個單位都是空間醫學的傳人,必須讀懂郭老師在零九年春寫下的《醫訓》,在實踐中不斷提升自己,不要每天淪陷於一個”錢”字上,忘了我们是一個修煉的團體。保健學會與保健中心之所以設立,那是我們有緣從五湖四海走到一起行善積德的載體而已,若有什麼觀點的不同,平心靜氣找出問題所在加以妥當解決,一切就好。但願會友們可以認同以上所表達的觀點,大家有一個共同目標,2020年在張會長領導的理事會帶領下,大家必須和諧共進,有一個改變!才會有未來的20年成績。其實現今保健學會若尚有餘力,是應該考慮會友們的老化和如何幫到會友晚年可以有個好的照顧問題。上海濮勤健老師承諾協助保健學會計劃如何處理這個題目,這種事必須集思廣益,說不定上海濮老師會帶給我們一個喜訊。
                                                                                        (朱錦雄/2019120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