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醫學

        郭老師曾考過我“什麼叫做中醫”?我以為自己很正确,當即答曰”中華醫學”, 老師搖搖頭糾正,”中庸醫學”才是。對呀!

       自己才醒悟,中醫講陰陽平衡,講以和為貴,講疏通氣血,盡可能不傷害人體而達到治病的目的。那時我才明白。雖然市面上沒有一本書講過中醫的來源,但聽過老師講課的人都知道,最初最初的先民見到部落裡的族人病了,他們會圍著火堆念念有詞説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或明白的話(類似潛意識語?),現在的人叫這種做法為”祈禱”,而我們將之稱為”念力”治療。強勞動會肌肉痠痛,先民也很自然會互相拿捏將痛楚消除。實踐出真知,有人將這些經驗做了總結推廣,慢慢在社會上成了這方面的專業人士,後來發現用砭針刺激身體某個深處可鎮痛祛疾,便有了“針灸”,用草葯治病亦是在生活中以“葯饌同源”理念而得之。早期中醫應該是什麼都會的行醫者,後來的中醫覺得推拿按摩辛苦拿不了幾個錢也顯不出高雅,念力治療他沒把握就視之為不科學,最神奇還是覺得吃幾味草就把病給治了,所以丟棄其它,中醫變成只保留中草葯的應用。無論怎樣,也掩蓋不了中醫是來自中華大地的人民生活實踐,本身就是百姓醫學,絕非太醫(位高權重的醫學系高級知識份子)專利之學問。
         2007年會慶,我記得郭老師在香港童軍總部,一次包含集體接見印尼學員的港印學員會上對全體學員說“你們是上帝的兒女,我也是,我擁有的學問是上帝的,我會無保留地傳給各位,只要你們肯學”(原話請查當年的養生天地)。從這麽多年與老師的接獨,老師確實是那樣無保留地把空間醫學知識都傳給他的海內外弟子們。空間醫學是百姓醫學,一切為百姓著想,讓百姓聽得懂,一學就會,一用就靈,故而得到百姓的支持和擁戴。
        我們從許多信息可看到,空間醫學的發展,正走向人人學了可以在家裡自救的方向,從用人手的按摩手段“調功能,祛其疾”,發展到用簡單的工具可代替人手,不用那麼辛苦去做按摩調理。當然,高功夫的按摩師今後在高端客戶群裡還有其存在價值而可以繼續生存,但功夫一般的一定會被社會淘汰。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空間醫學按摩調理師,除了自己要堅持練動意功活化細胞,堅持靜坐讓自己定中生慧,要會用念力,要會觀舌知對方問題所在,要會點膻中用心力唸出小方去治病,要會用明火(走火)及暗火(拍火)做火灸,明火可清除無形的污染,而且知道煙囪原理只做身體某個部分。這一些,有的靠理論學習,靠多做多練,更重要的是要開發自己的潛意識。如果想當空間醫學按摩師又不想努力去進修自己,在此坦言那是絕對不可能。空間醫學在正定的總部給大家提供了學習的場所與師資。抓不抓住機會去進修僅看自己個人的抉擇了。
        関於點膻中唸葯方,方法源自老師説的“葯到病除無葯,千軍萬馬無形”,我有三次機會用過,靈驗!做按摩幇人通通氣血後,點其膻中信息庫,一唸葯方對方的舌象即變,有療效。我鼓勵印尼學員必須下苦功學好舌診開小方,回鄉後才有資格穿白袍,最重要的是才能“不是醫生勝似醫生”,但不要亂開葯方給人,在香港、在印尼那都是違法的,但點膻中唸小方救人於無形,靈了自己很開心,終於有些功力了,不靈就自我檢討,繼續努力。有幾個聽話的印尼學員已學會用這個方法,去實踐老師説的“小方天下,天下小方” ,用小方治病又不違政府法令的方法也已傳到百姓的手裡。中醫知識將返本歸真造福全人類,這亦是中華盛世再現,中華文化對地球村所有村民的一大貢獻。
(朱錦雄/20191023)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