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接軌

        我從來沒有那麽長的時間留在正定,為了療疾,為了徹底解決好自己的健康問題好重新奔赴人生的崗位,今天必須如實認真面對許多的各種考驗。也在這種再學習的環境下,用歸零心態學習,再認識空間醫學,有些似曾久違,有些還記在心中。我不能代表所有人帶有各種思考題來總部尋找答案,但若肯打開心扉的人,此處所見至少會令人有所啟發。首先我們必須知道自己或者hkzn這個團體存在著什麼問題,應該如何才會改善等。
        某次在空按室靜養,在似睡非睡時忽然心中一陣煩燥之際,像有聲音很嚴肅地問”你提出要與空間醫學的總部接軌,接什麼軌?“。事出突然,我沉默,還沒來得及考慮如何作答,又似有聲音指出“精神接軌,方法接軌,動作接軌!”。聲音來自右上方。自己還在思考這是郭老師的聲音嗎? 眼皮底下已是一片紫,右眼觀之特鮮艶。
        經幾個團的團友來正定體驗之後,收到回饋的信息都是正面的,也可説充滿正能量。所以我個人認定,鼓勵會友組團帶人來總部接受15天的正規調理是正确的,是無可替代的親身體騐空間醫學的方法,這動作可直接讓來者親眼目睹發生在這裡的許多事實。
        事後細想,為何聲音叫”精神接軌”而不是“思想接軌”?諗深一層,人各有思想,統一思想其實是要求對方接受你的想法或者你接受他的想法,衆人都在同一個思想的框架下工作和生話。讓思想接軌是很艱巨也是很難做到的一件事。但是為了一個共同目標,大家盡量放下心中的各種”我”字,走到一起互相幇助互相支持,人人付出一點人類應有的愛,包容身邊各式人等有意無意給你造成的不快甚至傷害,”心以善為本,言以和為用”做人,助人為樂不求回報,為己積存紅點此為“德”,不是喊口號貼標語,而是言必行,行必果。精神化為行動成為普遍看得見的事物,即是用。
        在總部的西大廳每晚不成規定的活動現場,團友們都會看到許多令人感動的人與事。甚至會看到郭院長不忍心讓來求活命的病員失望而歸,親自動手施救的震撼性場面。這一切,出自於“醫之為道,為衆而用”及”大愛無疆”或”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還有一種精神我們必須學,在病魔面前救助者被逼成了“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情況下,院長曾在香港向會友傳授了一個心訣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我一出手,萬病除殃!”,這精神成了特有的氣場,一直體現在院長身上,我們姑且稱之“影動形隨”的現實版。
        空間醫學傳遍神州大地救助黎民百姓又或者走向世界造福全人類,學問已經有了,經典也可查,亦可提供技能培訓,但如果欠缺一個”天下為公”的精神力量,還是難於成功。任何一項偉大的事業背後,必須有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郭老師拿著扇給我們的留影已講明這一點。
         香港智能保健學會想在未來再創輝煌就必須有這種精神。不與這精神接軌,一定失去前進的動力!
         “方法接軌”,只要我們肯學,總部的老師們願意傳授!我們的會友願意認真學習嗎?不用回答,大家問自己就可以了。
        “動作接軌”一説,事後我也心中嘀咕,為何聲音不説行動接軌呢?看來行動可以裝模做樣,有行之而不怎麽去動之,思想感情不一。諸如在總部如火如荼的推行壓福枕、搓小福抌去自行解決”氣血通百病除”的問題,甚至總部的老師來港傳授,香港的導師去印尼傳授,如果身為領軍人或團體骨幹思想不開放,覺得自己已經了不起的話,缺乏再求進步的一點心念,自必然懶洋洋對待發生在總部的新鮮事物。時間一久,一定會一系列都脫節,你很難再説是在研究或搞空間醫學的人了。故此,要求動作跟上,動而有作為,所以叫做“動作接軌”了。
(朱錦雄/2019092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