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6天

        在124期學習班的黑板右角上今天寫著“倒數6天”。提醒著學員們,該加把勁的要快趕上,過幾天就要考試了,考試及格事小,學不學到真功夫才事大。學期結束意味著苦學苦練30天,”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收割期到了,是每個辛勤過的“農夫”最期待的日子。
       參加30天學習班與其他特訓班明顯有不同之處在於時間比較充分,所以除了有足夠時間的體能鍛煉和不斷空間重復的技能訓練之外,最重要是可以在此見證許多成功療疾的事實增加了自己學習的信心,更深入理解空間醫學的文化,甚至學習和領悟到 “優秀中華傳統文化” 很實在的做人理念。這些在學員輪流上臺分享自己學到了什麼時,可以經常聽到的説法。我不知是否以上原因,會友黃永安、関潤玲學完這124期學習班後還會回來再學習,甚至准備報讀中醫課程,考中醫牌。將來會否“懸壺濟世”或當一名“不是醫生勝似醫生”的中醫文化愛好者那是後話了…,至少可見,他們努力在安排自己有一個豐盛的晚年,有健康,會感恩上蒼曾給了第二次生命,在晚年還可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香港智能保健學會奮斗了20年,有一定成績,但也應看到用了20年的房子有些破舊,是時候重新裝修了,不是門面裝修,而是要深層次地進行內部檢討。類似房子要防蛀防銹防漏,有無白蟻、老鼠窩,光油一下墻壁或天花那是在白費功夫。既然香港智能要”內修”自己,又該從何處入手?這是值得每個関愛香港智能的會友們去深思的問題。
        有會友提出“保健中心”對會友的收費標准令上了年紀的會友止步。有的提出按摩師的技術水準太過參差,令慕名來求空間醫學療法的人失去了信心不再上門。又有的對會所之零亂或什麼現象感覺不到這是郭老師的道場……。有人覺得在會所試壓福枕要收60元,是否與推廣這方法讓會友可以自救背道而馳?尤其來過總部的會友覺得有點那個,此決定帶來了很多進賬給保健中心?連人氣都掙不到,不合我會之宗旨。不少會友在不同場合説她們不明白香港智能的架構。總之,我的處境只能扮演一個壞”收音機”角色只收不播,虛心聽取各種意見。能令之改變者,要靠獲得會友們信任選出的“常務理事”形成的核心,當好火車頭去帶領全體理事會(行政局)成員,對會友的反映有反思的空間做出明智決定,有所努力去改變!我不想説改變才有希望,不改變就要沉淪。因為人性總不喜歡聼批評意見,所以要改變只有靠自己的內心召喚(上帝的聲音)去做一個決定。衆望所歸坐上那個領導位置的人,是有責任帶領郭老師寄予厚望的這個團體,不負衆望至少要幹好任期內的五年。
        近年來我自己比其他人更多留在正定,在總部感受到的、看到的,讓我不能不思考問題。本屆常務理事、九龍中心主任董伯伯也來了,在比較之下,相信他也會有同感。香港智能的任務要起中間橋梁作用”走向世界”,千萬不可老吃 ”隔夜飯”,不是損自己而已,也害了許多被你影響的人。不想如此的話,唯有多些人回總部參加學習,多學多知將多了謙卑之心,才有可能真懂得空間醫學在講什麼。因為有些課堂上聽到的不會寫成文字教材。會中越多人回來學習,才會保証空間醫學在香港的傳播不走樣,回來學過的人至少可起“群衆監督”作用,這比我們這些所謂”監事”還管用。第二個方法是“外來和尚能唸經”,如果這些”和尚”(懂專業)是來自總部,那麽傳來的一定不會是歪經,不會誤導我們。故此,理事會為大家組織了12月香港特訓班,用意很明顯,實實在在地幇助有心上總部卻無法離港的會友不致失去學習的機會。至於有會友担心香港近來治安不好不敢報名,我想借用伊斯蘭教徒常説的”insya Allah” (一切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的事交回給上帝去決定,我們不應該因此而束縛了自己的生活,停止了難得機會之學習。到時理事會將看時局變化去應變,做出最好的安排。這一點會友大可放心。
       所以”倒數6天”之警語,對沒參加124學習班的我們,一樣有鞭策之意。珍惜眼前!感恩郭院長的無限支持!
(朱錦雄/20190924)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