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雷貫耳

      “朱會長的趴功真好!”嚴榮寬老師見我在按摩床上對著那個孔,趴了這麽久捱得住讓她做搓背、彈膀胱經又火灸尾閭和雙足時講笑一句。

      “誰叫我有病!”,我把香港人常挂口邊的一句”鬼叫你窮,頂硬上啦!”稍改裝一下就説出去了。
        嚴老師卻一本正經地説,“不對,這是郭老師叫你回來休整,把身體養好再去奮斗”,”你身體不出問題,你也不會回來,是嗎?“,“安下心來好好養傷,退居二綫換了個位置更好,回來再學習,可以反思,可以考慮的更遠,反而有利空間醫學今後的發展!”。句句聼到入心,似郭老師在對我講話。郭老師離世後我僅有限次返總部,雖然不曾忘記老師的話,也從不間斷努力去完成他的宏願,但眼不見耳不聞,總會有所脫節。就如空間醫學在印尼的領軍人Hilman 7.2-7.12 返總部一趟,有許多感受,當即發信息給其團隊説”這次回到石家莊大學校得益許多,回去之後我們必須做出許多改革,應各種疾病的出現,必須找出更簡單有效甚至更經濟快捷的方法救助衆生,這裡的各種療技比起往年大有不同,僅用手療和壓福枕也行,方法易于掌握和推廣。今在Nalanda高等學院開班出現許多精英,當中多有追求學問之人,我們當應輸送人才來此學習,組建強大的團隊,為印尼的健康事業做出應有的貢獻,同修們加油!“。
        嚴老師是郭恩師的忠實擁躉和好學生,她講的話,我搞不清究竟是”借口不借腦”還是我們説的脫口而出?總之,當時令我震惊,説”如雷貫耳”不為過。
        現在我真的必須聼老師的話,靜下心來留在“家”裡把身心養好,才回港與同伴們再合作,從頭來過,把許多不足之處加於改變!我感恩所有跟我來過總部的會友們,你們的認同和理解,讓我看到香港智能保健學會的創會理念得到支持,也給了我再奮斗廾年的希望和勇氣!
       感恩大家!
(朱錦雄/2019071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