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學校

 

6.28我被朋友帶去臨濟寺吃素歺,這是中國少見的一家非商業性質的寺廟。見識了和尚們如何開歺吃晏。男女有別,分區入座。朱太要幇我洗自己用過的碗筷,必須走佛象後邊的通道跨區過來幇我收碗。准11:00點,和尚們魚貫入座,先誦經唸佛,只聼到好像恭請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就位,意思可能説”開飯啦!”或者“感恩”。然後有人分飯分餸到桌,不要浪費,這是一個僧人的生活原則,故不過量取食,進食不語。我發現和尚們飯量很大而且吃得很快,也許是北方人大肚量,又或許是”過午不食”的清規,他們是不吃晚飯的。吃的素食也算可口,當然不要指望有香港大自然素食館那般多花樣。

我來正定有21年的”歷史”,於今才第一次去臨濟寺。臨濟寺內有千多年歷史的古塔,順時針靜心繞塔走三圈,感覺很有氣場。聼説習主席在正定上任仕途時,曾在臨濟寺閉関靜修一段時間精研佛法。

在大雄寶殿與觀音殿之間的空地有臨濟禪師答問錄,有些話用佛教語言講了類似郭院長在學校操場上講課時講的一句話“科學家推動了歷史的發展,但到了某個時期他也是在阻礙了歷史發展!”(大意)。會友若有機會去臨濟寺看看時,不妨認真閲讀貼在兩旁宣傳欄上的文字。臨濟禪師説”佛是魔,法也是魔”?嚇人一跳。仔細一讀,其實他講勿執迷於教條。否則你既是三寶之一,也是害人之教。這又與郭老師提倡解放思想,打破框框,創新實屬第一,如出一轍。但郭老師又有不同,他有孫悟空那種“意要瞞天過海,志要跨越三界”之反鬥精神!有探索意願者,不妨研究研究。

6.29香港團出席了在學校舉行的郭老師離世八周年紀念日活動。會上張會長與多位講者上臺致詞,郭院長講話有説到“空間醫學沒有第二代第三代傳人的説法,只要來學習空間醫學而又領悟到空間醫學肩負的使命要救助蒼生者,都是空間醫學的傳人!”。這是高瞻遠矚,大格局的發展方向!郭老師雖然離開了,他的精神永存,一直在指引我們奔向共同的人生目標,人活著不能太自私自利,太自我,否則白來人間此一趟了。值得一記,紀念日那一天風和日麗,郭院長講話時北樓樓頂有兩只喜鵲在歡叫,叫了一段長時間才飛走?莫非郭老師、蔣老師來看望他們的弟子?傍晚時分,天空一片晴朗,有幾片浮雲在理療院上空顯現龍鳳飛舞之圖像。

6.30出席121期學員的結業禮。宣示了又一批空間醫學新兵入伍,看到他們之決心和喜悅的面孔,真的很開心。這一期的學員表演節目,最奪目的是雙人舞,一個胖小子的每個舞姿,似足圖像上的菩薩動作。空間醫學設立文工團的話,這位學員當應報名。令我動容的乃見一女學員出來朗誦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淚流滿面。郭院長走出去為她拭淚,她又為郭院長拭涙,郭四老師擁抱這位叫張小麥女學員。散會後找到了她吟的這首詩:

你就是你一生要找尋的佛

 

走過了這個古刹

又走過了那個廟宇

還未停息的行者

你 可否知道?

你 就是你一生 要找尋的 佛

 

你所找尋的佛 除了由你自己來做,

誰還能 真的讓它出現在 你面前

 

拜訪了 這位高僧

又拜訪了 那位大德

還未停下的行者

你 是否知道

你 就是你一生 要找尋的 佛

 

虔誠的跪拜

恭敬的上香

那是虔誠的我在恭敬 “真正的我”

你的佛 在等待你

你在尋找 你的佛

 

還未發現的行者

你可知道?

找來 找去

最終是

佛 在找佛

 

迷惑的佛 在找清醒的佛

忘記的佛 在認本來的佛

一個佛~在拜另一位佛

 

佛拜佛

佛尋佛

這 就是修行吧

 

開悟的佛 哈哈大笑

覺悟的刹那

他被自己 搞笑了

原來一切

是佛 覓佛

 

 

走過了這個古刹

又走過了那個廟宇

拜訪了這位高僧

又拜訪了那位大德

還未停下的行者

你 可否知道?

你 就是你一生 要找尋的 佛!

 

那一生在找尋的

和那一生在等待你的~都是你

你 就是你找了一生的佛!

你 就是等了你一生的佛 !

 

因為迷惑

你認不出本來的自己

因為覺醒

你終於 再次 找到了 真正的自己

 

修行 是一個認出 自己 的過程

修行 是一個認出 自己是誰 的過程

 

就是你一生要找尋的佛!

就是你找尋了一生的佛!

 

 

此詩講的是”人人都有佛性” “真佛無須身外求”。要求的話向自己的內心求慈悲、智慧、能普度衆生。張小麥在北京是一位手握權利的醫生,能來正定宏圖按摩學習30天,應該屬於難能可貴,她哭了,心靈受此地文化的感動,又或者是懺悔什麼?

121期結業禮上,郭院長宣佈讓“千里馬團隊”接下任務,從今開始,要為空間醫學走向世界栽培出有品德有功力也會講課的導師隊伍出來!

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

結業禮上,趙展鋒校長當衆退回三位年滿七十歲的長者學員所交的學費,並鼓勵他們用自己所學到的去為人民服務,去幇助同齡長者找回自己的健康,大家有個快樂的晚年!趙校長此舉讓我再次領會郭老師説的”財聚人散,財散人聚”這句話。香港智能保健學會可否也能在這一方面做一些跟進?香港人的人性絕大多數不貪,有骨氣,懂世故,徜若我們有會友肯出來擔當傳授學問的義工,何不去考慮也這麽做呢?相信不會因此令我們無錢交租,反而攏回會友的初心,共創明天。

 

來正定之前不少團友都顧忌這裡的夏日炎炎,其實正定的夏天比香港舒服得多。不信?到時可問問6.27團的團友。所以,要來學習的會友,只要決心來學,每個月都是好時節。

 

(朱錦雄/20190702)

 

發表迴響